不要求学历,不要求才艺,整容后就能成为主播,月入过万不是梦?

2018-05-10

如今网络主播这个行业可以说是非常的火爆,不用每天朝九晚五、不用哼哧哼哧的努力工作,只要在网络上做做直播就可以轻松赚钱,多好的一个职业啊,而且说不定还能成为网红呢,像某直播平台一姐冯提莫那样。可是这主播真的有这么好当吗?成都女孩胡瑶(化名)用亲身经历告诉你,不存在的。
今年3月,胡瑶到四川红播时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播公司)面试后,被公司引导至一家叫做美黎美的整容医院(以下简称美黎美),贷款5.9万进行整容。然而,整容后,她并没有拿到之前公司承诺的8000元底薪——第一个月,她仅仅获得了900元的休息补助金,而还完24期的整容贷款,她需要支付9.2万元。
胡瑶的经历并非个例,多名女子陷入“主播诱导整容”的“套路”,背负数万元整容贷,而红播公司承诺的数千元的“底薪”,仍然是一个遥远的“画饼”。
微信截图_20180510103230 
▲胡瑶整容前
微信截图_20180510103244 
▲胡瑶整容后
面试
  想当主播?先去整容
  胡瑶今年26岁,是四川大学研二的学生,学药剂学,眼看暑假要来临,她想在58同城找一份工作,却接到自称红播公司星探的电话。
  “我根本没有往这个公司投简历,却接到他们的招聘电话。”胡瑶说,该公司招聘简章开出的条件优厚,保底工资6000元至1万,公司免费打造形象和培训。
  胡瑶半信半疑,3月21日,她到公司所在的环球中心进行面试,星探阿福接待并全程陪同。为打消她的疑虑,阿福递给她一张宣传单,宣传单内容与招聘简章说法一致。
  填了一张个人简介,胡瑶参加了第一轮面试,面试官是总经理,对方问了她的个人情况,开始介绍红播公司。
  “他说公司是大型公司,不会玩坑蒙拐骗这一套,公司有2000名主播,干得好的,像冯提莫一样,月薪几十万元。”胡瑶说,她轻松地过了第一关。
  面试第二关是才艺总监,主要面试五官和才艺,对方让她清唱了一首歌,坐在电脑面前拍了几张照,才艺总监将她的照片发到公司群,给出一个结论。
  “不整容的话底薪3000元,整容的话底薪8000元。”胡瑶说,这话让她大感惊讶,她向才艺总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何落差相差这么大?”对方回答,“主播都是这样呀,都是微调了月薪才上百万的”。
  此时,胡瑶正陷入经济困境。仔细打听,“整容的钱谁出?”对方的回答打消了她的疑虑。“不用你出,都是公司免费打造,如果想晓得要动哪些地方,去问形象总监。”
  才艺总监将她的底薪“8000元”写在她面试流程单上,走进了第三关——形象总监。形象总监拿着一面镜子,对着她颇为不自信的五官一顿挑刺“脸太方,需要打瘦脸针和溶脂针,鼻子不好看,需要做个鼻综合。”
  一套流程走完,胡瑶到了签约经理面前,她说,当时自己想仔细地浏览合同,但陪同她的星探一直有意无意地遮挡合同内容。
  “他不让我仔细看合同,说合同都是对你有利的,你签这里签那里。”胡瑶说,不到五分钟就签了合同。“我当时已经陷入了‘容貌要发生蜕变,美好生活向我招手’的美好向往中。”胡瑶说,因为无法细看合同,她一直相信红播面试的说法,第一个月工资3000元,次月拿全额薪资8000元。
  合同签完之后,红播公司让她扫码加了一堆微信,让她去找形象总监助理到医院去面诊。3月22日,按照形象总监助理邓庆提供的地址,她到了位于置信路的美黎美。
  邓庆和美黎美咨询顾问陈方芳对她非常热情,给她指出,除了要溶脂针和瘦脸之外,还需要做额头自体脂肪填充,并让她办分期贷款,她感觉有点不对劲,给星探打电话询问。
  “他说贷款没什么,你底薪这么高3个月很快就还完了。”胡瑶说,邓庆和陈方芳也在一旁游说,很快,她办理了两个分期贷款,用以支付整容费用,贷款总额为5.9万元。
3月23日,她完成了所有整容项目,回家休息了19天,按照公司说法,恢复期一天工资100元。
微信截图_20180510103253 
▲贷款整容的主播与红播公司进行交涉
梦碎
  她还得知孵化期长达3个月,工资不是3000而是1500
  “一年的合同期,你永远都拿不到8000元的工资”
  4月10日,胡瑶前往红播公司运营部国栋大厦报道,前台让她在一份文件上签字,至于这份文件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公司给一台手机,一个支架,一个房间你就自己直播。”胡瑶说,她每天直播5个小时,按照时间核算播够公司规定的13天70个小时,4月底她的粉丝有76个,刷礼物的仅有一人。
  4月20日发工资的日子,她却只拿到了900元。这900元并不是工资,而是3月份休息期的补助金,而此时两个分期贷款催还通知显示,24期还完她需要还9.2万元,远远高于贷款的5.9万元。她感觉自己被坑了。
  “休息补助金一日100,我休息了19天,应该是1900元。”胡瑶说,此时她还得知,孵化期长达3个月,工资不是3000元,而是1500元。“这么低的工资我怎么还款?”她连忙去质问经纪人母宇。
  “母宇说公司给我出个方案去解决,让我在公司办张信用卡,拿信用卡的钱去还贷款。”胡瑶说,而且过了孵化期,还有3个月实习期。“换而言之,一年的合同期,你永远都拿不到8000元的工资”。
  感觉自己“被套路”后,胡瑶发现,和自己有类似经历的人,并不在少数。红播公司的另外4名主播也告诉胡瑶,自己遭了相同的“套路”。
  5人仔细核对发现,5个人面试流程和整容经历惊人相似,甚至红播公司对每个人说的话,都高度雷同,做的整容项目也同小异:鼻综合、眼综合、打瘦脸针和溶脂针,自体脂肪填充。只是整容价格,因为开出的底薪不同(5000元到8000元不等),而略有差异,但是都不低于4.5万元,上不封顶。
  胡瑶发现,另外一名主播与她所做项目完全相同,但费用仅有5.4万元,她质问经纪人母宇。“经纪人说因为你底薪高,有8000元。”
  所有信息汇总,5人感觉“自己被套路了”,更尴尬的是,所有的人,都没有拿到合同。
  5月3日,胡瑶等3名直播决定先去讨要合同。长达5小时等待后,她们拿到了自己签署的《网络直播委托协议》。
红播公司一名主播王颖说,第一,说好的免费打造主播形象,变成了自己贷款整容;第二,说好的孵化期3000元,次月拿保底工资,结果从汇总信息来看,不管你完成任务与否,没有任何一人拿到了3000元,更不要妄想后面的高保底工资;第三,说好提供声乐和舞蹈培训,但是进入公司后,所有主播都是自生自灭。“从合同来看,公司只给你画了一个饼,就是高保底,其他啥责任都没有,而主播各种违约责任违约金。”
看完这些女孩主播梦碎,还背上了一身的债,你还敢轻易的相信那些所谓的主播公司吗?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