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曾经为了追星逼死了父亲的女孩现在怎么样了?

2018-05-10

记得当初第一次听到杨丽娟这个名字的时候小编还在上初中吧,那时候关于她的报道都是说她如何如何的不理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脑残,为了追星把自己的父亲都逼死了。老师也一再的把她当做反面教材,教育我们不要盲目追星,那时的我还小,也不知道生死是个什么概念,而今想想,杨丽娟在自己的父亲死后应该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吧。
如今已经11年过去了,那个追星少女如今过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从那段阴影中走出来,对当年的追星是否进行过深刻反思……
“有时候想,自己的苦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从公众视野消失11年后,在接受红星新闻的独家采访时,杨丽娟首次吐露这么多年来的不易,并坦然面对追星往事。
“把心理话说出来,感觉轻松了许多。”她说。
微信截图_20180510102721 
 不稳定的工作
早上洗漱时,杨丽娟小心翼翼,生怕打扰到睡在客厅里的母亲陶菊英。啃完馒头喝完水,杨丽娟拎着黑色的提包就出了家门。时间是早上8:31。杨丽娟上班的地方在兰州市区,离住地有20多公里,需要转两次公交车、花费一个多小时才能到。
9:50,杨丽娟乘坐的公交车到达广场南路口站。她跟在一群人后面,下了车。
穿过一条丁字路,就是杨丽娟上班的商场。把包寄存在服务台后,杨丽娟走进商场。
  戴上橘黄色帽子,系上橘黄色围裙,杨丽娟从箱子里取出几种不同口味的土豆片放在盘子里,向过往顾客推销土豆片。
  杨丽娟不是商场的正式员工,而是厂家在商场搞活动的临时导购员。
  杨丽娟在这个商场做导购员,已经有两年多时间了。导购员从上午10点站到晚上7点,中途有1个小时的吃饭时间,酬劳一天90到100元。
  导购员工作极不稳定,一个厂家的正常活动周期,一般在10到14天,所以每次都要赶在厂家活动结束前,联系好下一个厂家续上,否则就会失业,“有时候活动说结束就结束,不给人一点准备的时间,有时候甚至10天半月都续不上,心里就会很慌”。
  杨丽娟现在“供职”的这个厂家,赶上厂商推广周,刚做完青豆的促销,又接着做土豆片促销,所以杨丽娟有差不多20天没休息了。
有时候站得实在太累,她就会找个角落休息一会儿。
微信截图_20180510102739 
中午吃饭的时间,她喜欢到商场对面的一家杂酱面馆,吃12元一碗的土豆丝面,有时候她干脆什么都不吃,就坐在广场上的石凳上,拿着杯子喝上几口水,然后围着广场走一圈,看停留在广场上的鸽子。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轻松。
  融不进去的圈子
  “还是在单位上班轻松。”她无比怀念几年前在传媒公司上班时的岁月。
  传媒公司是杨丽娟的第一份工作。父亲去世的第五个年头,杨丽娟接到这家传媒公司老板的电话,邀请她去公司上班。
  在那里,她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平时工作就是整理文件、打扫办公室,月工资3000元。
  传媒公司当时聚集了一群搞文艺的年轻人,杨丽娟时常跟着他们一起唱歌跳舞,一起参加演出,但她总觉得自己融入不到里面去,“他们都有文化,跟他们在一起,虽然大家对我都很好,但相互之间还是隔着的。”
  2013年传媒公司倒闭,杨丽娟为了生计,只得到各大商场给厂商做导购员。
直到现在,杨丽娟还是不会使用电脑,也不玩游戏。最近,厂家要求上下班需要用水印相机拍照打卡,她也经常不知道怎么使用,有时候都下班坐上公交车了,才想起来没照相。
极简单的生活
  在同事们的眼中,杨丽娟是个爱笑、随和的人,大家都知道她的过去,但从不提及。同晓丽是杨丽娟的同事,她说认识杨丽娟时自己并不知道杨丽娟之前的事。上班的第一天,她问杨丽娟多大,有没有结婚,孩子几岁,没想到前一秒还笑着的杨丽娟,瞬间拉起个脸,不再跟她说一句话,“当时我莫名其妙,后来才从商场其他同事那里知道,杨丽娟不喜欢别人问她这些东西。”同晓丽说。
  这些年来,除了同事,杨丽娟没有一个朋友,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回家。偶尔也会逛逛商场,买打折商品,“衣服、化妆品,一件(套)不会超过200元。”
  这些年来,她穿着随意,不爱打扮自己,只有两件衣服换着穿,“我和母亲就靠一个月2000元左右的收入生活,哪有钱?也没时间收拾打扮自己。”
现在,她住在一室一厅的廉租房里,她睡卧室,母亲睡客厅。杨丽娟的家里,除了一台别人送的全自动洗衣机,就没别的家用电器。虽然生活单调,过得也不富裕,但杨丽娟却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微信截图_20180510102758 
对与错的纠结
  “是我太自私了,连累家人”
这些年,每每诞生新的狂热粉丝,杨丽娟这个名字总会出现,被人拿出来比较一番。杨丽娟也一直在反省,她非常懊悔自己过去的行为,“是我太自私了,连累家人。”
这么多年来,在反省中,杨丽娟认为自己当初确实不够理智,但她始终认为,在这件事上自己没错,“喜欢一个人,也是没有什么错的吧。当初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见刘德华一面,但是外界对我们的种种阻拦,如果媒体像采访之前承诺的那样协调我们见面了,我早就说过,见面不会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但就是这个小小心愿,最后都没有实现,最终才酿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不过,杨丽娟也承认,追星这件事,没想到会给家人带来这么多困难,“这是我的错,但这并不代表全是我一个人的错,如果媒体不推波助澜,也不会发展到那种程度。”
杨丽娟说,她真不愿意再对外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我就是我,爱过就爱过,追就追了。”对于未来,她说,“我现在都这个年纪了,也不多想什么了,就这样一个人过挺好的。”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